差点被

作品:《和妈妈的男友们

????攸月拿手帕擦了擦嘴,将手帕一丢,像游魂一样飘在路上,嘴里嘟囔着:“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fangdang的nv人都这么受欢迎吗?”

????转个弯看到一家妓院,她眨了眨眼,走了进去。

????门口老鸨看见她,脸上的笑容僵了僵,“姑娘,我们这里了没有小倌,你要的话去对面的南风倌吧。”

????攸月二话没说,m0出一锭银子放在老鸨手心,看着老鸨心满意足的笑容,她说,“我不要小倌,我只需要你帮我……。”

????老鸨摇了摇头,攸月将银子收走,老鸨立刻抢了回来,点头答应了她的要求,生怕她反悔。

????妓院的客房里,男人和nv人在火热的纠缠,他们万万没想到,在桌子底下有一双眼睛正在观摩他们的x1ngjia0ei。

????黑粗的roubangcha进没有润滑的xia0x,开始ch0uchaa,带出一些血丝。

????nv子一直在哀鸣,到最后因为承受不住而晕过去。

????这简直就是在上刑嘛。攸月在桌子下面悄悄嘀咕。

????男子见nv子倒下,把roubangch0u了出来,roubang顶端滴着两人的tye。

????攸月瞪大眼睛,看着男子从床边走到桌子旁,在凳子上坐了下来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????这时候他不是应该走了,怎么还有闲心喝茶,而且他喝茶能不能把k子穿上,这大roubang就在她眼前,就快戳到她脸上了。

????这个狰狞的大家伙就像一把剑,直指着她,她往后退一点,它就前进一点。

????她退无可退,只好将它推开。男子感觉不对,立刻掀开桌布,看到底下有一个nv子,登时咧开了嘴,“哟,这还有一个妞。”

????男子虎背熊腰,一只大手把她从桌子底下拎起,就像拎起一只兔子。

????她可不会那么轻易地束手就擒,趁男子不注意,手猛的掐向男子下t。

????男子疼的直接将她摔到地上。她pgu着地,强忍着疼痛,往门口跑。

????要是让着驴大的物什进了身t里,她的小命估计要没了。

????她正在开门,男子突然起身,一把将她扑在门上,

????握住她的双手,一只手将她的双手举过头,一只手绕过她的身t,将房间的门cha上。

????“跑,我让你跑。”他半抱着她,把她放在桌上,撕地一声,将她的底k撕破,将她两腿之间的玉户露了出来。

????只见玉户baineng光滑,没有一丝毛发,两片花唇紧紧闭合,玲珑小巧,yingao饱满又娇小,犹如一个小馒头,仅留了一个小细缝,包裹着里面粉neng的花芯。

????男子眼睛亮了,兴奋地说,“原来还是一个白虎,看样子还没有被人使用过。”

????男子粗糙的手指探入她的花x,感受到里面的sh滑。

????他禁不住娇美nengxue的诱惑,拨开花唇,看到里面稚neng的花瓣依然紧紧闭合,他将手指cha入一点,便感受到花唇对他的排斥,像是一个誓要保护花蕊的战士,紧紧夹住他的手指,里面的花蕊稚neng又敏感,轻轻一戳便流出丝丝花蜜,又像是害怕他的戳刺,花蕊慢慢收回,但花蕊又有隐隐x1力,x1住了他的手指,又好像舍不得他的离别,要挽留他一样。

????他第一次看到这种x,就像人一样yu拒还迎,g得男人狠狠地c弄它。

????他心里十分明白,这x会让男renyu仙yusi,要是男人沾了这等宝x,就离不开了,以后再c别的x也只会觉得索然无味。

????他细细打量了一眼攸月,“你长相一般,身上却有如此宝x。”

????攸月被他看得脸se涨红,放声大骂,“登徒子,流氓,放开我!”她两条腿使劲蹬着,想摆脱他的禁锢,却犹如蚂蚁撼树,动弹不得。

????难道就只能在这里被凌辱了吗?她眼泪慢慢落下,看着黑红的roubangb近自己的xia0x,眼里透着绝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