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梦(2)

作品:《筑梦

????夜幕笼罩下的a省,褪去白天冰冷尖锐的外壳,夜变得温存暧昧。

????妗子自从上次醉酒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酒,酒jing麻痹人的意识,给你躲避现实的机会,梦醒了,再继续生活。除了学校乱糟糟的小事,妗子过的舒心而快活。上帝就是如此的不公,赐你一副美貌的皮囊,给你安稳的现世。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在为俗世奔波,前路漫漫,ai与不ai都没有终点。

????那夜的男人放肆又神秘。妗子没有办法忽略异常的心跳,可又为自己天真的想法感到好笑。梦里的男人罢了,周公一梦,向来缘浅。不该妄想。

????夏蝉聒噪,扰人清梦。妗子静静的躺着,听着室友们翻来覆去的声响,闭上眼,沉入梦乡。

????丝丝的蓝雾遮住眼,有了第一次,妗子在梦中淡定多了。她发现自己还是不着一缕躺在玫红的榻榻米上,妗子努力的忽视自身的不适,观察周边的环境,探寻自己的梦境。不同于上一次,这一次妗子可以看到周遭,除了瑰红的榻榻米,周围没有任何东西,黑的墙壁,黑的天花板,一切的一切都是黑暗的。

????“哒,哒,哒。”耳边传来敲击声,妗子想到了那个男人,不免红了脸。他在g什么,提醒自己不要东张西望吗?妗子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震惊,为什么我会这么想?我怎么能知道他想什么?妗子茫然的睁大眼睛,想看清男人的脸,可是蓝se的迷雾又来了,缠住了她的眼。

????男人的温热的手掌贴在了她的头发上,m0了m0,带着安慰。好像再告诉她不要生气,不要焦躁,有他在,没事的。妗子奇妙的被安抚了,静了下来。

????“你是谁?”妗子的眼睛没有焦距,不知道他在哪里,只能感到他在她身边。

????“呵”她听到男人的低笑,没有回答。

????“叫我秦。”这是在男人吻上自己以后,迷糊的脑子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????他很有耐心,他是天生的调教家。对待猎物他百分百的耐心,诱敌深入没有人能b他玩的更妙。他看着身下瑟缩着的少nv,t1an了t1an后槽牙,一瞬间暴nveyu抵过理智,他几乎难以抑制的咬上了她的娇美。直到听到少nv的痛呼,他停了下来,漫不经心地吻了吻nv孩的嘴角,是给她的奖赏。这是他费尽心思得来的猎物不能这么快的被玩废,要有足够耐心,慢慢的,陪他玩下去。